社會性个「歇斯底里」

現代台湾个社會算是加足「歇斯底里、ヒステリック」。二〇〇三年轉去台湾淺造(chhián chhò)四五月日。十月九號暝有一个朋友講隔轉早起欲去總統府參加擂(lūi)旗个典禮。我笑講中華民國只款反人權个流亡外來政權伊嗎欲記念。伊煞不止仔嚴肅應講、『對我來講、茲是真有意義!對我來講、茲不止仔有意義、對我來講!』

「我」認同殖民政權。請汝愛尊重「我」个感受。歇斯底里、ヒステリック。

逐派逐陣人攏有只款現象。二〇一四年十一月選舉過後、介多人攏暢甲——、喙講『変天吖、変天吖』、有無。彼着是ヒステリック。夭閣是華據時代着先「暢起來等」。吖我自我反省嗎是發見講——最近十統年、我嗎是有變卡歇斯底里个款。

茲ヒステリー个源頭是省。我不知。我約照講是去乎中華民國帶屎着。大概含亜片戰爭、八國聯軍、馬關條約、中日戰爭有關係。

當然、歇斯底里不是一國个專利。美國个社會最近只十外年嗎是有變卡歇斯底里。我聽人講頂世紀、歐洲有一坎暫嗎是変介ヒステリック。

咱若將茲ヒステリー理解做小華國个文化、若安爾咱只坎暫解破殖民个一步範勢着是愛互相相醫、佇每一个人心內解破小華國个歇斯底里。茲是一種出來面對个概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