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閩南語」只个名

講着「閩南語」只个稱呼、台灣人正經是「十嘴九尻川」。蔣化慈先生只篇文、大概有寫出足多台灣人个想法。先歸篇刊出來、閣卡下底即對「言語學」(語言學)个立場來討論。

蔣化慈、1 月 22 日:

『「閩南語」是戰後 ROC 本位者否認福佬族裔之本土社會基礎的語用政治產物(但笑「台人」土的時候又用「台客」當代表而非「閩南客」了),係晚近藉由 ROC 語言文化系統的普用與對日常生產活動的滲透而逐漸推行開來的「語稱」(早期 ROC 國軍還曾編印名為「台語」的會話教材)。—

『此「語稱」的主要問題除了其藉以抽離最具政治威脅之本土福佬裔台人的社會基礎外(使之純屬 ROC 東南方言的小支系,如此即可概念地取消台/華語言間的制度平權必要性),「台語」的漳泉濫過程亦係17世紀後在台灣獨立開展而非於廈門發生後始移植來台,且「閩南語」並非一種語言的專稱,而是諸多彼此互不相通之語言的泛稱(按語學分類英語亦可稱為西日耳曼語〔支〕;且英/德語之同源詞比率還高於台/中語言,但按中國語學分類則台/中語言卻是方言/標準語關係而非兩種語言),以泛稱當專稱於語學研究領域之譜系分類活動或非在地情境下用之或屬無可厚非,但在語言社群所居之在地以泛稱為專稱而不顧名從主人原則恰恰反映 ROC 殖台格局的自然化。—

『台灣族群問題在於諸族群與 ROC 國家的不等距關係,語稱排他 (廣東豈只廣東語族) 亦不同於語制排他。近來常見以「華語」代「中語/國語」而行語稱紆尊,卻持存中華標準語之在台制度寡占地位而批評力倡諸本土族裔語言之語言平權提案者為(福佬)沙文排他,這實在是以語言態度修養問題置換語言制度平權問題的中華士大夫身段所在,凡我輩追求台人政治位格與多元文化制度平權者皆宜戒慎的。』

好。

『「閩南語」是戰後 ROC 本位者否認福佬族裔之本土社會基礎的語用政治產物』

大概是按呢、我無省懷疑。

愛小注意一下、有足多人將「Ho̍h-ló」寫做「福佬」。此是省欵意識形態个產物?(傅雲欽先生个看法:︿hō-ló 宜寫成「福佬」的道理﹀。照講証據是箱薄。)

『但笑「台人」土的時候又用「台客」當代表而非「閩南客」了』

有影。

『「閩南語」⋯係晚近藉由 ROC 語言文化系統的普用與對日常生產活動的滲透而逐漸推行開來的「語稱」(早期 ROC 國軍還曾編印名為「台語」的會話教材)。』

此免懷疑。

若是有人無卜信講「閩南語」是一个足新个名稱、會使參考林建輝先生只篇文:︿閩南話往過叫啥乜名﹀。

『此「語稱」⋯藉以抽離最具政治威脅之本土福佬裔台人的社會基礎外(使之純屬ROC東南方言的小支系⋯』

有理。此着是中華體制改用「閩南語」只个名稱个「政治動機」。

『⋯如此即可概念地取消台/華語言間的制度平權必要性)』

治中華民國个世界觀內面、「閩」甲「台」朗是省、無論「台語」亞是「閩南語」、朗是「方言」但定、生成不免(亞是不通)含「國語」平權!

顛倒是「語」字甲「方言」只个概念卡袂鬥搭。到今民間有講「客話」、無講「客語」、有無?

換一个角度來講。華治時代以前个台灣讀冊人已經將台語當做是第二等个「方言」啞。只有漢文(~文言)・日語甲「白話文」(北京文)即是正式、正統、第一等个語文。台灣人是主動開始讀寫北京文、此咱看一九二〇年代个文献着知。台文是少數个人即有寫。蔡培火先生主張推廣羅馬字台文、伊是「曠野中个聲」、可惜官方無卜揷伊。

中華政權來到台灣進前、台語・客語甲北京語个「平權」早着已經去乎台灣人加忌取消啞。中華占台七十冬、是加深鞏固在來个迷思:台語客語有音無字袂凍寫云云。

『「台語」的漳泉濫過程亦係17世紀後在台灣獨立開展而非於廈門發生後始移植來台』

無不着、台語个漳泉濫現象基本上不是對別位「進口」个。

總是十七・十八・十九世「國際」漳泉語个社會是海洋社會。呂宋、美麗島、廈門中間个來往是加真交易(ka-ia̍h)、只三个所在个漳泉語个演變、照講嗎是「汝中有我、我中有汝」、即會造成今旦日菲台廈三地詞彙特別接近。

『「閩南語」並非一種語言的專稱,而是諸多彼此互不相通之語言的泛稱』

學術上、「閩南語」有濶義甲狹義个意思、愛用語境來判斷。狹義个意思着是「漳州話+泉州話+漳泉濫个話」。瀾義个意思閣包括一卦「外語」:潮州語、海陸豐語、龍巖語、雷州語、海南語。

治言語學來講、二種話會相通着是仝語言、袂相通着是無仝語言。「蘇格蘭」南平通行个「蘇格蘭平洋語」(SCOTS)、含倫敦紐約个英語袂相通、不閣咱若講着「ENGLISH」、有冬時仔是有包括着「SCOTS」、有冬時仔是無、愛看語境。啞咱咁有為着此來棄嫌「英語」只个語名?無也(ā)。

『且英/德語之同源詞比率還高於台/中語言』

「中語」是省?極加是政治字詞、治言語學內底是無定義。

啞若意思是「北京語」、只句凡世有影。無論台灣亞是中國亞是南洋个 Ho̍h-ló 語、朗含北京語差介多着着啞。廈門話含北京語基本詞彙差介多、凡世超過主流英語甲標準德語个爭差。廈門話甲台語顛倒基本詞彙朗相仝⋯。

『但按中國語學分類則台/中語言卻是方言/標準語關係而非兩種語言』

照傳統「脂那式」个言語學來講、「漢人」所有个語言(包括北京語)朗是「漢語」个「方言」。啞「普通話」是現代个「標凖」漢語。

脂那式个語言學內面、「語言」是無法度定義个。特別是「中」甲「外」、永遠「不可同日而語」。脂那式个言語學照講是假學術。不閣台灣非原住民个想法、自來着含脂那式語言學一致、認為台語・客語不是語文、袂凍提來寫文章。

『在語言社群所居之在地⋯不顧名從主人原則恰恰反映 ROC 殖台格局的自然化。』

有影。

咱會使「延伸思考」一下。「台語」是日治時代炭開个名稱。不知「台語」治清治時代是叫省?

『台灣族群問題在於諸族群與 ROC 國家的不等距關係,語稱排他 (廣東豈只廣東語族) 亦不同於語制排他。近來常見以「華語」代「中語/國語」而行語稱紆尊,卻持存中華標準語之在台制度寡占地位而批評力倡諸本土族裔語言之語言平權提案者為(福佬)沙文排他,這實在是以語言態度修養問題置換語言制度平權問題的中華士大夫身段所在,凡我輩追求台人政治位格與多元文化制度平權者皆宜戒慎的。』

講了不止仔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